一位高铁工长的三个人生选择

20 6月 by admin

一位高铁工长的三个人生选择

一位高铁工长的三个人生选择
题:一位高铁工长的三个人生挑选  关明月 记者 史轶夫  哈佳铁路,是我国最北的高寒快速铁路。中等个、黑脸膛、膀大腰圆的周洪涛是哈佳铁路方正线路车间的一位80后线路工长。作为接连多年的段劳模,又是第一代哈佳铁路“开荒人”的周洪涛,在他人看来却有点“傻气”,因为他的三次人生挑选,一比一次差,一处比一处苦。图为周洪涛在作业中。 关明月 摄  周洪涛本来在哈尔滨工务段哈尔滨线路车间,每天在哈尔滨站作业,令许多搭档仰慕。两年前,不安分的他“要去高铁看看”,所以挑选了离家170KM的哈佳铁路方正工区。在这儿,每天除了五六个小时的睡觉,他就不停地用数据剖析线路动静态数值,研讨修理计划。每天喉咙都是沙哑的、眼里也布满了血丝。凭仗科学修理办法,三个月就把工区二十几处设备不良,控制在二三处之内,车间干部员工对他敬佩不已。  不久,周洪涛又毛遂自荐,调到离家190KM、被员工们戏称为“魔鬼训练营”的得莫利工区。这儿的线路坐落地质断层带上,一年365天,员工有360个夜晚要上道,修理内容都是手持70斤重的内燃冲击捣固镐“当当当”地把轨迹下部的石砟夯实举高。“一个夜班,臂膀和膀子被震得不听使唤,似乎不是自己的。幸亏,周工长不停地替换我,带我度过习惯期。”“哪里单薄就去哪里,从不讲困难。为了得莫利工区的设备质量,周洪涛整个人瘦了20斤。” 提起周洪涛,青工沈宏博一脸敬佩,车间主任李平宇的话里透着疼爱。图为周洪涛在作业中。 关明月 摄  上一年8月,周洪涛再次“临危受命”来到离家210KM、全段最远、条件最为艰苦的高楞工区。其时,工区吃水靠挑,十天半月才干洗个澡,一种名叫“刨锛”的飞虫撵着人咬。“越是艰苦越向前。”周洪涛为每位工友购买了细密网眼的防蚊帽,外出巡检高铁护网时,帮每个人把袖口、裤脚一圈圈绑好系牢,防范“草爬子”吸食。山谷林木旺盛不透风,体重180多斤的他总是走最前面,后背都是白花花的汗渍,衣裤能拧出半斤水。  冬天,大雪封山看不到路。一次,工程轿车在哈佳铁路218KM处堕入齐腰深的雪窠子,周洪涛跳下轿车,带领工友在近1米深的雪坑里死命地用手推、用肩扛。“‘修理天窗’立刻开端,周工长急眼了,零下30摄氏度的天,直接把自己的大衣脱了,垫到车轱辘下,喊着号子往出推,5吨多的轿车救了出来,他却四肢冻僵,鞋里灌满了雪,袜子能攥出水来。”工友刘福军回忆说。  因为工区地处山谷,手机信号断断续续,他得爬300米陡坡,才干接起儿子“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那带着哭腔的电话,这位朴素的汉子总是违心肠说“再过几天。”疫情以来,周洪涛在工区住了近60天,相似的话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妻子卢夏心痛地抱怨他“他人都往城里奔,你咋总去遥远、艰苦的山谷!”周洪涛却安贫乐道:“这儿条件跟宾馆似的,夏日有空调,吃得是自己种的绿色蔬菜,去现场有专车接送,相当于‘专家待遇’呢。”  寒来暑往,在周洪涛和工友实干抢先的尽力下,高楞工区管内的36KM线路也取得了明显改变。6月初,哈局集团公司高铁归纳检测车TQI的检测值同比由5.45降至3.7,高楞工区夺得了哈佳铁路哈尔滨工务段管内设备质量排行榜的第一名,音讯传来,周洪涛和工友们的眼圈湿润了。  (完) 【修改:李玉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